成都砂舞史——我和朋友成都玩了下感觉还挺牛逼最后去了两次,内附2018年最新推荐

2018年7月23日00:24:29 Comment

网上流传这样一句话,不知道红红舞厅的,不是成都男人。

此话不假。红红舞厅几乎是成都男人成长的必经之路,因为那有一种奇妙的肢体表达方式,叫砂舞(或者黑灯舞,摸摸舞)。

所谓的砂舞,就是一对男女抱在一起站立不动,只相互摩擦身体。因跳舞的人像两根木桩,这种舞也叫桩桩舞。

砂舞产生于1988年,至今有30年的历史。同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一样,砂舞的发展过程中也经历了无数的变迁。成都人民作为砂舞的创造者,见证了这一复杂的变迁过程。一部砂舞史,即是娱乐文化与社会生活的兴衰史,其中包含了思想观念以及生活方式的改变。20多年的风风雨雨构成了一幅社会的画卷,绚丽中夹杂着阴暗与感伤,承载了70、80两代人的欢喜与悲哀。

1980:“T面舞”的萌芽

80年代初,港台歌星邓丽君风靡大陆。那时的中国处于改革开放初期,社会文化出现欣欣向荣的势头。一些爱好流行文化的年轻人喜欢约朋友在家中喝酒,伴随着靡靡之音跳起交谊舞。由于灯光昏暗,歌声抒情,男女跳着跳着会挨得很近,然后把脸贴在一起,这便是“贴面舞”最初的萌芽。

1986-1987:舞厅的诞生

1986年,一些学校和单位出现了周末舞会(比较有名的如川大舞会),参与者以学生、职工为主,也有一些社会上的人参加。与此同时,成都的街面上开始出现营业性的舞厅。那时的舞厅跳的是交谊舞,只收取门票和茶水钱,跳舞不收费。由于是新鲜事物,加上人们对异性的好奇与渴望,舞厅里常常是狼满为患。但是并非每个人都请得到舞伴,通常是长的帅或有钱的男人比较有竞争力。

1988-1989:舞厅大量出现

到了1988年,舞厅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。据不完全统计,这一时期开张的舞厅大约有二十多家。主要分布如下:

东方歌舞厅(位于猛追湾2号桥附近)

北苑歌舞厅(位于一环路与李家沱交界路口)

紫罗兰舞厅(位于春熙路商业场三楼)

宝圆通(位于城隍庙电子市场建工俱乐部)

天涯歌舞厅(位于总府路外文书店二楼)

银河歌舞厅(位于华兴街口)

建材舞厅(位于建材宾馆地下室)

大茜亚(位于一环路西三段,同现址)

东侨茜亚(位于二环路双桥子立交桥下,同现址)

悦来歌舞厅(位于锦江剧场)

红星歌舞厅(位于红星宾馆)

玉沙歌舞厅(位于玉沙宾馆)

天桥歌舞厅(位于春熙路商业场对面)

君子兰(位于青羊宫附近,后搬迁)

西郊(位于一环路西三段四川电大旁,同现址)

安乐宫(位于银河王朝酒店旁红旗商场)

明远楼(位于西北中学对面)

凯歌舞厅(位于游乐园附近凯歌商行二楼)

成都餐厅歌舞厅(简称“成餐”舞厅,位于盐市口附近)

……

这一时期的舞厅不仅数量繁多,而且人气很旺,其火爆程度用人山人海形容也不为过。君子兰、等都是非常受欢迎的舞厅。具有历史意义的是,这一年,跳舞的风格由交谊舞向“砂舞”转变。
“那时候最渴望的是中场后第一曲,舞厅全部黑灯,播放萨克斯,最爱放的是凯丽金的《回家》……还有谭咏麟、陈百强的歌也比较多……”

前文提到了,舞厅里狼多肉少,请女女跳舞被拒绝是常有的事。对此,一位砂友描述道——

“那时的LY也很痛苦,为什么呢,因为那些女的很难请起来。除非你长得帅,或者看起来很有钱。那时有钱的标志是什么呢?就是裤子包包里插一个大哥大,3万多的那种……次一点的,也应该有一个摩托罗拉的中文汉写BP机。穿戴方面嘛,至少要穿一双意大利的迪A多娜旅游鞋,还有从广东、香港那边买的萝卜裤(就是上面宽裤角紧的裤子),上身穿的是金利来的白色短袖衬衣,或者是法国的梦特娇短袖。”

女人到舞厅里主要是打发时间,或者找感觉,没有与利益挂钩。男女在跳舞时摆龙门阵,聊得投机的便约出去。有砂友将勾兑砂女称为“提货”。成餐舞厅在当时是一家以少妇闻名的舞厅,年轻人多去那里跳舞。

“把婆娘请起来以后,一旦聊得投机,就会开始猛砂。但是不像现在摸的这么凶。那时带出去外面,在路边吃碗小面或者麻辣烫,然后找地方。绝对不会谈钱。”

1990:洞洞舞厅诞生

1990年,玉带桥四周出现不少“洞洞舞厅”,数量有十几家之多。之所以称为“洞洞舞厅”,是因为它由以前的防空洞改建而成,环境通常比较差,光线阴暗。从分布上看,当时的洞洞舞厅大多集中在后子门防空洞内和民贸大楼地下室,比较有名的有桃园、梦幻宫、银梦、小茜亚、DDR俱乐部、御河、洞天等。90年代中后期,顺城大街玉带桥底下又开了几家舞厅,有波尔多、白天鹅等。与现在的砂舞分为早、午、晚三场不同的是,那时的舞厅从早到晚都开着,交一次门票即可,跳舞不收费。

1994:有偿陪舞产生

1994年,洞洞舞厅出现收费陪舞,价格为10元钱3曲,可以摸,部分砂女还提供DFJ、KB、站桩(烧立焊)等特殊服务。几乎在同一时间,最早的那批舞厅也开始收费。

那时的砂客参差不齐,各个年龄段、各种社会层次的都有。至于砂女的构成,成都人与外地人各占一半。实行收费制度后,成都女人的比例越来越少,外地妇女大量加入。在舞厅找感觉的女人也渐渐离开了,那里随即成为职业砂女的天下。这些职业砂女多数是已婚妇女。主要构成为以下几类:1)独自从老家来城里打工,偶然发现这一挣钱捷径;2)和丈夫一同在城里打工,后瞒着丈夫到舞厅挣钱;3)离婚的妇女;4)下岗女工;5)尚未婚配的小妹。6)放假的学生妹。从年龄上说,与现在类似,即30岁以上的少妇居多,20多妹的年轻妹子较少。除了职业砂女以外,时不时会有职场妇女到舞厅兼职。这部分女子缺乏学历及技能,通常从事着较低端的工作,收入偏低,所以会利用晚上或周末的时间来舞厅挣钱。她们跳舞时一般比较保守。

“那一截防空洞几乎全部是舞厅,原来还是老街没改造的,很多家,生意爆好,一到晚上吃完饭,老街上自行车全部停满,门口全部是舞女,真是歌舞升平。有不少是下岗女工,钢管厂的、420的、棉纺厂的……当年流行的就是:下岗女工进舞厅,不给国家添负担。”

90年代中后期是洞洞舞厅的鼎盛时期。不仅跳舞的人多,舞厅里的YL场面也非同一般。站桩、DFJ、KB的遍地都是,最暗处的一排基本上都在站桩。而且,那时候砂客的需求也与现在有些不同。如今的砂客可谓需求多元化,有的跳素舞耍情调,有的上下其手图肌肤之快感,有的则直接掏Q作战。在1994年,跳舞刚刚纳入市场交易的范畴,人们压抑已久的欲望如魔鬼般释放出来。

有偿陪舞是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。当身体成为一种商品,聊天成为一种服务并开始向男人出售时,它已经走入了市场化的轨道。

97至98年是成都砂舞的一个高潮时期。总体来说,90年代后期的砂舞处于十分火爆的状态,成为重要的娱乐形式。

2000-2003:衰败

从2000年开始,成都的砂舞厅纷纷倒闭。

玉带桥周围的洞洞舞厅遭到空前的打击。“成都的洞洞舞厅几乎到了尽人皆知的地步,政府的压力很大,所以决心要整治。”老砂友回忆道。

地下舞厅被关闭后,舞厅的经营者开始向地上寻求生存空间。白天鹅、波尔多等舞厅先后在玉带桥周围落户,开始新的历程。而它们昔日的巢穴——防空洞,从此废弃了。

2005-2007:新高潮

2005年左右,成都砂舞迎来又一个辉煌时期,西郊、红红、大茜亚、天乐、东侨茜亚等迅速崛起,成为这一时期最火爆的舞厅。这一年,砂舞的价格涨为10元两曲。

对于许多老砂友来说,这个时期的舞厅给他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。“质量比现在好得多,美女也听话,极品很多。那时的砂女比较好勾兑,而且不一定说钱。”比起其他几家舞厅,东侨茜亚跳舞相对“素”一点,但是服务态度与现在的机车妹有根本区别。位于建材宾馆地下室的建材舞厅也在这时声名鹊起,以灯黑、YD吸引了大量鲨鱼的光顾。东门的天乐舞厅比现在的恋曲人气旺。

2008-2009:几家欢喜几家愁

2008年之后,白天鹅进入鼎盛时期,里面美女如云,小妹及少妇兼而有之。跳舞的场面比较YD,站桩、飞机随处可见。同如今有显著区别的是,那时的砂女一般不装。无论是跳素舞的,还是打站桩的,服务态度都比现在的要好。

2008至2010年是红红的全盛时期,砂女数量很多,质量参差不齐,年龄从17-40都有,可选性较大。而且红红的灯光很暗,第二根柱子以内是一片漆黑,跳舞时每隔几曲会亮一曲,方便选择砂女。红红有标志性的三根柱子,第一根柱子周围的属于素舞女,较为保守;第二根柱子周围的相对开放,可上下其手;第三根及内部是深水区,属于站桩、KB的高发地带。砂客根据自己的需求在不同区域活动,使得整个场子井然有序。

这一时期的大茜亚获得了极同的赞誉。“虽然灯较亮,但是美女多,几乎每次都能碰到好的。”一位砂友评价道。南桥舞厅同样在这一时期崛起。少妇多,质量优,氛围良好,还被部分砂友称为“最适合跳舞的舞厅”,其影响力可见一般。如今火爆的天涯,在当时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二流舞厅,在与老牌砂舞厅的夹缝之中慢慢成长起来。

俗话说“盛极而衰”,这些老牌的砂舞厅在度过辉煌的历程后,不得不面对下滑、衰落的命运。到2010年左右,白天鹅、大茜亚、西郊等舞厅渐渐衰落。

2010:天涯崛起

2010下半年,位于双桥大厦地下室的恋曲2000人气旺盛,砂女的质量相对较好。从年龄构成来看,18-22岁的小妹为主流,30岁以内的少妇是少数,也有个别的拉人的母母。

这一年9月25日晚上,位于通锦桥的红红被数辆JC围堵,舞厅里几乎全部的砂女以及部分未携带身份证的砂客被带走。红红应声关门。JF突袭红红的理由是,打击MYPC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红红被踩的导火索是包间里有人ZZ,实际的原因是没有交“BHF”。后来又产生另一种传闻,说YGBM向红红索要20万元,否则将关闭半年。红红老板拒绝交钱,因而一直处于关闭状态。直到半年之后,也就是2011年3月25日晚上,红红重新开张。尽管推出了“前三天免门票”的优惠措施,红红的人气却持续惨淡,数月之后才渐渐恢复。

在国庆前的严打中陨落的还有大茜亚、西郊等舞厅。大茜亚自此之后经营惨淡,转变为类似于东侨的素舞厅,人少,灯亮,以跳交谊舞为主。西郊重开后依然漆黑无比,YL不堪,但生意仍然不景气。天涯是这场运动中唯一的赢家。各大舞厅相继关门之后,天涯汇集了成都大部分年轻貌美的砂女,一时间非常火爆,并将旺盛的人气延续至今。

2011:一枝独秀

2011春节之后,恋曲2000开始走下坡路,砂女的质量和数量均有所下降,但是那里活跃的砂客却有增无减。在这些砂客中,有一种造型随处可见:他们留着小平头,年龄大概20多岁,喜欢穿紧身T恤。这些人是东门上的混混,很可能受雇于HSH组织。他们没事时喜欢到恋曲打发时间,在舞池区域经常看到他们三五成群地嘻嘻哈哈,旁若无人地大声喧哗,与一些放荡的砂女拉拉扯扯……他们的举动时常惹怒周围的砂哥,但是无人敢予以斥责。

这一年,恋曲2000的生意不愠不火,门票由3元涨到4元,后来又涨到5元。西郊、白天鹅等老牌砂舞厅已全面没落,优质砂女廖若星辰,光顾的砂哥也越来越少,天涯却迎来它的全盛时期。有人认为,天涯的“一枝独秀”与红红关门有直接关系。这一说法得到许多砂哥的认同。尽管后者于3月下旬重新开张,但人气却迟迟得不到恢复。大量“的砂女无处安身,加快了天涯的崛起。几乎所有舞厅都关门了,唯有天涯却屹立不倒,从而成为砂女和砂哥的铁杆“收容所”。

2011是南桥全面衰落的一年。上半年,南桥是一个以少妇著称的舞厅(红红、千禧亦如此),25-35岁的少妇占主导,小妹约有1/3弱,质量尚且差强人意,在砂舞论坛上也不时看到砂哥精洒南桥的帖子。可是到了下半年,身穿牛仔裤的机车少妇遍布南桥,有些砂妇既无长相又无身材,年龄方面也步入衰落时期,却固执地跳交谊舞。她们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市场,也伤害了砂哥的感情。于是南桥的生意越来越差,小妹成批地离开,直至绝迹。南桥也渐渐从砂哥的征战版图上消失。

2011年的北门砂舞厅从年初开始,就是在高压之下生存与壮大的。1月20日,“扫黄打非”工作在成都部署,三月份开始对荷花池周边及北门娱乐场所重拳出击,此番打击力度乃前所未有。千禧在迎接扫黄打非的行动中表现出极强的生命力。主要表现在两点:一是除春节放假三天外,其余时间均在营业,从未因扫黄而关门整顿一天。而同处北门相距不到1公里的樱花舞厅却在严打中悄然倒下。二是无论是否遭遇YD,千禧的砂客从数量上来说都在稳步上升,这一现象在9月份表现得尤为明显,到了11月份甚至还短暂地出现“限流”。

千禧舞厅在2011中并没有在改善硬件设施上做功夫,硬件设施还是令广大狼友及砂女颇有意见:场子不够大、通风设施不好、甚至连厕所的门都没了。千禧的环境几乎输给了成都任何一家舞厅。砂女质量也不好,令砂客欣慰的是,千禧今年也注入了一些新鲜血液,有一些小妹妹加入砂女行列,还有不少32至40岁的少妇。新人的入驻,为千禧的人气带来了新的增长点,下午场和晚场基本都达到人满为患的地步。

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,很多舞厅的人气虽不如天涯,但总有一批忠实的老员工,其中有些是“镇店之宝”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因为某些砂女住在舞厅附近,懒得腾挪,另一方面在于各舞厅的风格不同。红红的歌曲婉约伤感,缠绵悱恻,昏暗的灯光给人怀旧之感,适合中年男士打发闲情。天涯的歌曲则激烈亢奋,场子内人流涌动,其交易场景如同菜市场一般。因而有不少砂女提到,“喜欢红红的环境”,认为“天涯太乱”,“那里的人更色”,所以对炙手可热的天涯不是很感冒。

其实重庆也有,最有名的,渝中区,新华舞厅,食品舞厅,金竹宫,金乐门 江北的 外滩,百灵,其他区也有,比如沙坪坝那个大转盘哪里有一家,基本是重庆规模最大的砂舞舞厅了,忘了叫什么名字。但最牛逼的舞厅我觉得还是新华和杨家坪前进市场的欢乐舞厅,2个地方都是环境不好,但是奔放,撒子都可以做。这几年重庆关了好多舞厅了,妹儿穿的也越来越保守了。成都的妹儿穿的风骚的多,西安的万紫千红舞厅那里面也穿的暴露

最后推荐成都天涯歌舞厅
2018年实地考察,晚上11点就下班了,第一次去基本上都下班了,所以要去的赶早吧。
妹子质量稳定。
所以说去成都就是吃火锅,跳砂舞才是绝配。

Comment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